龙族幻想刺客职业

龙族幻想直播:事故后成為半植物人反被對方告是詐騙行為——誰能給石灣小伙一個公道

責任編輯:張小章 來源: 北部灣新聞通訊社 時間:2014-10-24 17:33:50
[摘要]:怎知晴天也有霹靂,于4月3日凌晨,就在樹哥下火車站后乘坐小三輪車到汽車站的途中發生了意外,成了半植物人,至今仍未醒來,這個意外過程至今無人知曉,交警鑒定上寫著,“該事故無法鑒定是否屬于交通事故”,因此本次的意外后果暫時自負,更嚴重的是,打官司時對方的律師認定張日樹是為了詐騙而制造了“事故”,因為把握不準“事故”的度才導致了嚴重后果,反倒要追究其責任。現在,只要樹哥一天醒不來,誰也不知道事故的真相,他也因此背上詐騙的罵名。

龙族幻想刺客职业 www.fbssk.icu   北部灣新聞通訊社10月24日訊:“日樹,請你快點醒來、快點好起來!”日樹的父母已經哭干了雙眼。

  張日樹(樹哥)合浦石灣人,26歲,村里都認為他是一個善良、勤儉節約的好小伙子,2013年4月2日晚從廣州乘火車回合浦老家過清明節,但火車終點站在玉林市,還要轉乘大巴才能到合浦,即使這般麻煩,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怎知晴天也有霹靂,于3日凌晨,就在樹哥下火車站后乘坐小三輪車到汽車站的途中發生了意外,成了半植物人,至今仍未醒來,這個意外過程至今無人知曉,交警鑒定上寫著,“該事故無法鑒定是否屬于交通事故”,因此本次的意外后果暫時自負,更嚴重的是,打官司時對方的律師認定張日樹是為了詐騙而制造了“事故”,因為把握不準“事故”的度才導致了嚴重后果,反倒要追究其責任。現在,只要樹哥一天醒不來,誰也不知道事故的真相,他也因此背上詐騙的罵名。

 張日樹躺在家里,無任何醫生指導治療

  樹哥的意外是個謎團,無從查證。事故后,經過玉林市第三人民醫院的極力搶救,樹哥的生命被搶救了回來,但已經成為半植物人,經沒有意識,不省人事。有的說法是樹哥精神錯亂,中途無緣無故在小三輪車上自己跳下去摔倒的;有的說是樹哥不滿意小三輪車收費標準,與收票員(與三輪車司機有合作關系)發生了爭執不小心摔倒的,收票員卻予以否認;還有的說樹哥是社會上詐騙的小混混,自己跳下車想要挾司機賠償(現在“肇事”方律師咬住這一點,為了推脫相應責任反倒追究樹哥詐騙罪。)各種說法天花亂墜,當時是凌晨,只有樹哥、司機、收票員在場,而司機和售票員是親戚關系,現在打官司,對方完全推脫責任, 由于樹哥不能開口講話,對方的說法無從證偽。

 通過插吸管到胃部傳輸營養物

  樹哥生命危在旦夕,缺乏正規治療,后果可想而知。樹哥事故后腦部嚴重受傷,動了幾次切腦手術,已花費了他家里所有的積蓄,家里能賣的已經賣完了,親朋友好友能幫的都幫了,所有人都已盡力了。屋漏偏逢連夜雨,近兩年來農作物收成差,農村醫保也不受理意外事故醫療報銷,最后只能把他從醫院轉回家里,暫由父母照顧,屬于無醫生治療狀態。他的家人只能通過輸液管插到他的胃里來傳輸營養糊、營養液以其維持生命,眼睜睜看他一天天消瘦下去卻無能為力。這一年來,他的父母白天黑夜輪流照顧他,還要理田里面唯一能給家里面帶來微薄收入的莊稼。村里人勸過樹哥父母,“一年了,花了二十多萬,病情沒有任何起色,親朋友好友也為其付出了辛勞汗水,為了他把所有人的正常生活都毀了,值得嗎?”樹哥父親暴怒:“如果我的命能夠換他幾年、哪怕是幾個月健康生命,我毫不猶豫,只要他能呼吸,我們絕不會放棄!”

 樹哥沒有發生事故之前

  樹哥是一頭善良勤懇的老黃牛。張日樹,高中同學尊稱他為樹哥,但老翁告訴記者,應該叫他牛哥,一頭老黃牛,一頭任勞任怨,埋頭苦干的牛,因為平時班上同學有困難,他是響應最強烈的人,而且他工作最能吃苦。據老翁說,2011年夏天,樹哥去廣州找工作,當時老翁剛好在白云機場當空警,想托人給樹哥找份好工作,可是好幾份都是辛苦的體力活,老翁問樹哥:“行嗎?”樹哥:“不怕,試試?!比緩笠桓刪褪嗆眉父鱸鋁?,樹哥說過年想回家看看,因為今年家里的房子給洪水沖垮了,自己攢了一萬塊錢,拿回去建房子。老翁愣住了:自己在飛機場干了一年,工資也不少,沒剩一千。樹哥憨笑:我平時幾乎沒有花沒必要的錢,能省就省點吧?;丶乙惶撕?,樹哥到廣州工作更努力工作了,每次老翁喊他聚聚,他總是說今晚要加班,下次,下次。經過一年的努力,2012年,樹哥給家里蓋了個小平頂房。

樹哥自己攢錢蓋的小平房

  老翁還告訴記者,出事故后的一年多里,樹哥就一直躺在家里簡陋的床上,骨瘦如柴。每次老翁和班里的同學去看他,給他看同學們結婚的圖片,他眼睛不停的轉動,當和他講誰誰又結婚了,哪個在哪里工作了,同學們都很牽掛他的時候,他流淚了,大家都知道他不甘心一輩子躺在病床上,更不甘心讓家里的老父親母親操白了頭發,憔悴了容顏。

  爭取賠償金,是樹哥重新站起來的唯一希望,同時也能還他清白。樹哥雙親都是勤勤懇懇、老老實實的農民,沒有文化,不知能通過什么渠道為樹哥爭取賠償和還原真相。一年多來,他父母在為樹哥的營養費和日常的醫療費不辭辛勞,老翁在下班和假期空閑之余也沒閑著,到各司法所、醫院請求資助,還組織同學朋友為樹哥捐款,但募捐只是杯水車薪,老翁說:“樹哥高中時這么樂于助人,就像個活雷鋒,作為班長我不能袖手旁觀,如果我們都放棄了,樹哥就真的沒有機會站起來了,我們對得起他嗎?”。老翁在醫院了解到,如果樹哥再動一次手術,非常有可能好起來,能夠生活自理,但是手術費要二十多萬。對于老翁這些剛出社會幾乎沒有什么積蓄的人來說,湊到二十幾萬簡直天方夜譚,他的父母親也已經沒有任何能力湊到這么一大筆費用了,目前唯一的希望是能夠爭取到肇事方的賠償金。

 樹哥的母親細心照顧他

  通過老翁和樹哥家人的努力,樹哥的案件有了起色,2014年9月11日,樹哥案件在玉林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由于經濟原因樹哥方請不起律師,只能申請免費的法律援助,當了解樹哥的情況后,援助的律師承諾盡最大努力為樹哥爭取賠償。

  據老翁介紹,在官司期間,對方口供閃爍其詞,與當時交警做的筆錄也有較大出入,官司形勢對樹哥極為有利,及有可能獲得勝訴,能夠獲得賠償金繼續治療,洗清詐騙的“罪名”。但當對方和法官要求樹哥一方提供證據證明他是有正當職業的工作者,而不是無業游民在外詐騙的小混混時,形勢又被扭轉。當家屬呈上樹哥在廣州工作的勞動合同時,對方律師認為勞動合同是家屬偽造的,因為合同上約定的工作期限為37個月,正常的勞動合同一般以36個月計算,對方律師要求將合同與廠方存檔的合同進行核對,但不幸的是2014年樹哥在廣州工作的工廠倒閉了,之前的員工也遣散到其他地方工作了,再加上樹哥的工廠工資都以現金結算,沒有工資發放的銀行流水賬,況且一年多了很多同事聯系方式也基本找不到了,很難找到證據和證人能夠證明樹哥是有正當工作的。整場官司又陷入了僵局,法官要求休庭查找相關證據,于9月底繼續在玉林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

 樹哥的父母

  現在,樹哥的父母懇請大家能夠給他們提供更多的法律依據,請求愛心正義之士能站出來,幫其一把,也懇請同樹哥在那個曾經的工廠工作的同事為他們作證,更希望法律能還其一個公道。